创意实验防空洞 Basement 6

Basement 6 像是场地下防空洞裡的创意狂想实验, 由来自不同国度的艺术家, 导演, 舞者与策展人等共同发起, 以参揉多元的创作表演形式所为熟知。这次我们採访到Basement 6创办人之一暨策展人,Sophia Lin, 与我们聊聊Basement 6 空间的创意概念与发想。

- Basement 6 Collective 是在什么样的机缘下开始的呢?

Sophia: 当时我在找一个工作室,无意中在craigslist上看到Katy Roseland和Anneliese Charek的帖子。她们需要一个人一起share一个地下室。她们想举办NLNL的黑暗跳舞活动,而我想用这些空间实现一些策展想法。后来我们聊得太投机,结果一拍即合,决定合办一个艺术空间。后来Megan Dodd, Sean Kelly,Kate Manire, Arlene Fiddes 还有Bryan Fisher陆续加入了我们。

- Basement 6 成员多元并且来自世界各地, 可否跟我们介绍一下?

Sophia: 我们的成员有美国人和苏格兰人,而我算是加拿大籍上海人。Katy Roseland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和艺术家,Anneliese Charek是一名导演和舞者。Megan Dodd专攻绘画,Sean Kelly擅长print making (印刷艺术),Kate Manire (后来她回美国了)也是名画家,Arlene Fiddes(后来去了澳大利亚)是名剧服设计师,Bryan Fisher主要的工作是街头艺术,而我(Sophia Lin) 目前主要工作是策展。

- Basement 6 的展出与表演形式自由且富实验性, 可否跟我们分享其中有过最前卫的的实验尝试呢?

Sophia: 太多了,因为我们从来不局限于任何一种艺术。我们既有比较严肃的展览和实验性的表演,也有很好玩的派对,还经常和其他组织方合作做一些项目。我们第一个表演展览是由两个来自英国的年轻摄影师做的,他们当时利用我们空间内无窗户的特色,制造了一个全黑的dark room。观者在他们的带领下,胸挂针孔相机,进入到这个空间内,随着事先排好的音效,挂在天花板的闪光灯快速亮瞎了大家的眼睛,造成一些延迟的视觉效果,同时在针孔相机里留下奇怪的影像。我们还曾在空间内举办了一次国际网络水球大赛,通过skype和辛辛那提的艺术小组对打,那次我们花了两天的时间灌了几百只水球,大赛结束后空间内积了20多公分的水(地下室是没有下水的)。不过玩的实在是太开心了。

- 有别于上海大多数的表演或展览空间, Basement 6 有趣地将空间设于地下防空洞裡, 这样的氛围是否也曾被创作者加入创作之中?

Sophia: 我们的空间曾在一个小区的地下防空洞内,所以没有窗户,墙面全是灰色的水泥,地面则是绿色的。每一个艺术家来参观的第一眼都会爱上这个空间,因为它实在是太特别了。而80%以上的项目都会把这个特色考虑在内。比如艺术家和建筑设计师许志峰曾特别关注了我们墙上的一些痕迹。他当时发现在视线高度有一条白色的线贯穿整个空间,当时我们推断这个空间可能在这个水位被淹过。于是他在这个高度做了一个很奇妙的装置,在这个高度把门口的小房间用铁丝网线分割开来,使得所有人进门必须弯腰才能进去。这个感觉就像要潜水进入一个神秘空间一样。

- Basement 6 目前更期待传达给观众的是什么? 是否有什么新的计划正在进行中?

Sophia: 由于一些不可控因素,之前的空间已经没有了。我们正在物色一个新空间,希望能带给大家一些全新的体验。

采访/编辑:  Han Z.Yang

提交评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