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实验顽童 Yuri Suzuki

原明和团员的声音艺术暨设计师 Yuri Suzuki 就像个声音实验顽童般多次趣味鬆了我们对于声音与器的知, 意挑与建构日常声音的沟通想像, 将声音与音延伸至多元的意国境之中。ONE次特意採访到正旅居敦的 Yuri Suzuki 们亲身解属于他的声音艺术创意。

- 可否与我一下您自己以及您旅居作的由?

Yuri Suzuki: 我是一个声音艺术家暨设计师。我本身从事画廊与美术馆的艺术案创作, 而我的公司, Yuri Suzuki Ltd, 则以广告的艺术指导以及装置与产品设计开发为主。自2004年至伦敦的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 RCA) 就读产品设计后,  我便开始喜欢上伦敦这个环境, 待逐渐有了自己的人脉后, 我决定开始将伦敦视为生活与创作的基地。

- 您常透科技实验讨乐器与人之的互可能性, 可与我聊聊您些有趣的灵感是如何蹦发而生的呢?

 Yuri Suzuki: 大部份的创作灵感来自于我对于乐器的着迷, 同时也与早期从事DJ有着深刻的渊源。我的爸爸是一个音乐收藏迷, 有着无以计数的唱片收藏。在这样的环境成长熏陶下, 自然而然地, 我对于声音与音乐产生了极大的着迷。声音与音乐虽非实物形态, 但因听觉最接近大脑, 声音与音乐一直对人的内心有着强烈的感触与影响。

同时, 我对于科技也有着不可抗拒的着迷, 不论电器与机器人, 我都深感兴趣。在明和电机五年的表演期间, 我所累积的艺术创作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 在其间与土佐信道 (Nobumichi Tosa) 和土佐正道 (Masamichi Tosa) 的共识着实让我学到了许多。而我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就读产品设计时, 更相继地接触到许多的优秀的设计师与艺术家, 如Ron Arad、Sam Hecht 与 Durrell Bishop, 耳濡目染地获得不少可贵经验。

- 在您的作品中, 我们发现您会取一些日常生活所的物件来器, 像是“Ototo运用了蔬果食物来造成器, 可否跟我聊一聊此意来源? 

Yuri Suzuki: 我的确很常做一些类似的实验。因为我不擅长编程技术, 所以创作时我偏好选择日常生活裡我所熟悉的物件, 试着把它们接电变成乐器。 Ototo 中包含了我对喜爱的声音所作的各种实验, 并运用了瑞典 Teenage Engineering 的 OP-1 与 Roland TB-303 去帮助声音的合成控制。目前, 我甚至在研究如何透过Ototo的实验创造出一个工具来简化电脑与互动装置, 让每个人皆可便利地操作这些乐器。

- 当您从日本搬至敦后, 文化差异是否也您的来了不同的灵感冲

Yuri Suzuki: 一开始的确是面临很多的困难与挑战的, 但同时我也发现许多我所热爱的音乐与艺术设计源自于伦敦。创作灵感并非是由这些文化冲击所激发而出,但其艺术与设计熏陶确实带给了我一些深刻的影响。

 - 我知道您在敦也与多来自不同域的艺术家有多次精彩的跨界合作, 可否跟我分享一个有趣并俱挑性的共同作? 

Yuri Suzuki: 大部份的合作案都是非常挑战的。最近的一个项目是与Mark McKeague 合作的“Ototo”, 这也是我第一次从事的大型电器製作案,与Mark合作开发界面十分有趣。其他令我感到印象深刻的还包括与平面设计 Joseph Pleass 以及插画师 Naomi Eliott 的合作。自2013年起, 我也开始和产品设计师Oscar Diaz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产品设计系授课, 共同设计课程也是个很有意思的尝试。

- 目前您是否有什么更多狂有趣的意正想去实现呢?

Yuri Suzuki: 大部份进行中的创意尚属保密阶段, 不过我可以在这边先分享一些已经公开的部分。我与传奇电子艺术家Jeff Mills正在一起创造乐器。因为我们对于这个乐器开发都有着格外细腻的想法, 因此我们花了很长一段的时间开发这个案子。这个乐器即将发佈, 而我非常期待它完成后的声音与样子!

采访: Deborah Ten /撰文.编辑:  Han Z.Yang

提交评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