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英海重工业

1990年起民用互联网诞生,而美术史上被称为互联网艺术的起源则始自1994年。本次我们有幸采访到于90年代后期在互联网上登场的张英海重工业(由来自韩国的张英海及来自美国的Mark Vosges所组成的男女艺术家组合)。他们的作品是将文字,爵士音乐等用简单的Flash动画形式来表现,这种充满幽默和辛辣讽刺的独特组合方式,常带给观众以极大的震撼。 张英海重工业将他们的作品发布在互联网,上海双年展,泰特博物馆,蓬皮杜艺术中心等等,然而却从不透露自己的来历。即便是在他们的官方网站Resume上也没有任何详细的个人资料。这一次我们非常荣幸地采访到他们,来听听看他们对自己的作品究竟是报以何种思考和姿态的。

- 首先,想问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为什么会只取张英海一人的名字,在后面加上“重工业”来组成团名呢?

张英海重工业:这个问题提的很好。因为我们觉得,如果能给稍纵即逝的虚拟艺术加以重量感,一定会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外加艺术家们一般都比较激进,所以想取一个重量级的名字。至于为什么会没有用Mark的名字是因为当时英海觉得韩国社会父权制度比较严重,有性别歧视的倾向,所以想从一定程度上支援女权主义。而Mark本人则并不在意会因此被误会他名叫“重工业”。

- 为什么会选择互联网作为作品的表现场所呢?

张英海重工业:我们之所以会选择制作互联网艺术是因为,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互联网平台比起需要材料和展馆的实体展示来要便宜许多,也更方便观赏者进行浏览。除此之外,也并不需要用来创作的空间,所需要的工作环境就只有电脑,而展览会场就是网站本身。我们非常喜欢互联网艺术这种细微的部分。从本质上来说它是一种简约而又便携式的艺术形式,我们认为这种虚拟的表达形式是非常良性的。

- 网站也是使用Flash制作的呢,Flash是比较理想的工具么?

张英海重工业:对我们来说Flash是一种非常好用的工具,但还称不上是理想的。我们最不切实际的梦想是,Flash的开发负责人能邀请我们提供意见,以更好的更新和改善程序。为此我们一直都有在做笔记,如何才能更好的满足作品的艺术性,需要如何改进等等,写的非常详细,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和他们坐在同一张会议桌上,用实例进行发表。接着几个月后,根据我们的要求修改的名为“Flash YHCHI”的特别版程序被送了过来,而且还是免费的!哦不,这些只是我们在白日做梦罢了。

- 官方网站上并没有出现各种互动性表现,插图,颜色等的运用,反而是采用了最简单的技术。实际在制作装置艺术时又是怎么样的呢?今后有没有使用一些复杂技术的打算呢?

张英海重工业:没有这样的打算。你也可以问问罗伊·李奇登斯坦(Roy Lichtenstein)是不是差不多要开始改变风格了?

- 大部分观众只知道你们的名字及活动据点在韩国,这种无名性对你们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张英海重工业:保护个人隐私吧。或者说(虽然听起来和我们不太相衬)因为这样可以烘托出一种神秘感。又或者说的更直接一点,我们的生活琐碎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不想让那些对我们的网站感兴趣,肯花时间来看我们的作品,看完后认为我们是一个很酷的组合的观赏者们失望。

- 最后,除了英语之外,你们还制作了西班牙语,法语,日语,中文等语言的作品。是怎么想到要尝试用各国的语言来进行表现的呢?

张英海重工业:这大概就和作家希望看到自己的作品被翻译成其他国家的语言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想要和更多的人进行交流。事实上,数字化时代和“World Wide Web”(万维网)已经几乎沦为英语的代名词了,这让人觉得很不公平。虽然张英海重工业很幸运的会说也会写英语,但我们并不觉得当今世界英语成为主流这一现象是无可避免的。像是法语曾经也是国际上通用的语言一样,情况是会随时改变的。说不定不久的将来,所有人又都开始努力学习中文了也说不定。一方面我们怀抱着这样保守的想法,另一方面能用对方的母语与其进行交流这一点让我们觉得很高兴。截止到目前为止我们的作品总共被翻译成了20个国家的语言。

撰稿人:宮越裕生


张英海重工业
以首尔为据点进行活动的来自韩国的张英海及来自美国的Mark Vosges所组成的艺术家组合。和音乐相呼应的20种语言文字的Flash动画,被发表在他们自己的官方网站、泰特博物馆(伦敦)、蓬皮杜艺术中心(巴黎)、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纽约)、纽约新美术馆等众多美术场馆及画廊。同时他们还是2012年洛克菲勒基金会贝拉吉欧中心创意艺术研究员的成员之一。
http://www.yhchang.com/

提交评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