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CALOID・歌剧 “THE END”

“终结”到底意味着什么?无论是人生、世间诸事、又或者是一场舞台演出 ,但凡开始就必须面对这个问题。虽然我们明白当大幕垂下,迎来故事的终点或死神之时即是一切的“终结”,但我们仍然无法知晓“终结”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也正因为如此,对“终结”的探索是自古以来所有艺术形态中最根本的主题之一。

歌剧“THE END”正是一部针对这个古老的主题做出最新形式回答的作品。2012年12月1日该歌剧在为数不多的观众的注视下悄无声息地诞生了。“这可能是当今最先端的歌剧 VOCALOID(电子音乐制作语音合成软件)能否实现于歌剧中?”被这样具有煽动情绪的的语句所吸引,于是,我们走访了见证这个歌剧诞生瞬间的山口市的YCAM。

山口情报艺术中心(YCAM)为本次公演打出了“既没有真人歌手、也没有管弦乐队的VOCALOID歌剧”的标语,这是一部由音乐家渋谷庆一郎作曲,由冈本利规先生负责脚本创作的演出作品。本次公演在2012年12月1日和2日,包括追加演出在内一共公演了三场。本文将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种对歌剧艺术进行全新尝试的形式。

本次公演最大的卖点是VOCALOID和初音未来。VOCALOID是一种通过音声合成软件模拟演唱歌词的技术,而初音未来则是作为这个软件的音声及图像载体的人物形象,她的形象主要是以视频共享网站——“Nico Nico Douga”为中心,由广大网友们所创作出来的,同时这个活动不止在日本国内,还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网友加入。

就这样,初音未来开始不再局限于平面影像,甚至还举行了利用DILAD screen模拟3D影像的现场演出。截止到目前,除了日本以外,还在洛杉矶,香港,台湾等地进行过公演。经过这一系列的演变,最终萌生了利用虚拟歌手创作一出歌剧的想法也应运而生了,于是“THE END”就这样诞生了。

相较于之前在网络上的以创作歌曲为中心的VOCALOID现场秀相比,本次歌剧的舞台装置部分是由建筑家重松象平负责的,除此之外还有影像艺术家YKBX、音声程序设计师evala等的加入,最终形成了以出生于1973年的渋谷,冈田先生为核心的年轻艺术家们的制作团队,这充分体现了作为多媒体艺术的专业美术馆的YCAM的整体特色,并给与了歌剧这门历史深远的艺术以全新的注解。

在YCAM演出大厅的隔壁的休息大厅里,还举行着“Making of ‘THE END’”展,展出的是YKBX的素色画、分镜头脚本、以及汇集了重松先生的舞台设计图及相关参考资料的影像片段等,使人们能够从另一个侧面去了解挑战了多媒体艺术的本次公演,同时也能了解到“初音未来”这个人物形象的诞生过程。从休息大厅挑高的天花板垂下来的巨型挂画,仿佛可以看见“初音未来”经历的无数次变迁般令人叹为观止。

在本次公演中,渋谷和冈田先生遵循由古希腊悲剧沿袭而来的传统歌剧的创作法则,使用Recitativo(宣叙调)和Aria(咏叹调)的构成并成功地创作出了“没有真人出场”的电子歌剧。虽然至今“歌剧”的定义在学术性的研究中尚未形成定论,但渋谷先生们依然慎重地选择了一些确切的要素作为基础,并尝试着实现传统歌剧与新型歌剧间的相互兼容。这也是他们寻找并拓展自己熟悉的电子音乐领域与投影技术,虚拟歌手,以及作为“综合艺术”的歌剧间的结合点的一种尝试。

在这个缺少真人歌手的舞台上,没有歌剧应有的华丽和繁复的结构,取而代之的是上下两侧的大屏幕和纵断整个舞台后部的巨大白幕布,以及舞台前方的半透明幕布。利用透视图法在各个幕布上进行投影从而实现模拟三次元的立体效果。投影影像的消失点都经过事先严密地计算与设定,所以观众们可以真实的看到等身大的初音和其他角色,以及他们各自所站的位置等等,让人感到仿佛置身于传统舞台艺术一般。而另一方面,随处插入的满屏的特写之类,传统舞台剧所不能实现的壮观的舞台效果,更是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穿上了由Marc Jacobs根据LOUIS VUITTON的2013SS春夏系列巴黎时装发布会,为这次歌剧公演特别设计的服装的初音未来与YKBX的优美设计相得益彰,虽然乍一看可能会让网友们觉得与一直以来所熟悉的初音未来有些距离,但曾经只能生活在屏幕上的她,可以在在投影设备的照射下在舞台上自由表演,相信一定会带给广大网友们非常新鲜的体验吧。舞台上肉体之躯的消失,以及由大脑的视觉皮层错觉所产生的未知感, 这是我们只有通过电子技术才能感受到的全新的现实感。

该歌剧的音乐/音效,包括歌唱部分全部都是由电脑合成并通过音响播放出来,没有任何原声的乐器存在,也没有一位歌手助阵。剧场内的观众所接受到的所有信息包括照明,影像在内都是通过网络实现的同期操作,唯一的演奏是在舞台的管弦乐席位中涩谷先生的现场操作。长年以来从事着电子音乐领域的研究的涩谷先生用自己的特色,给予了剧中音乐压倒性的质感,其丰富的音乐内涵只有静下心来才可以细细品味,乍一听是不能完全领悟的。

虽然拥有管弦乐团演奏的传统歌剧也同样具有豪华的听觉感,但是“可控性”和“不可预测性”却是只有通过电脑合成才能实现的元素。而“THE END”中由音声合成软件所生成的歌手演唱部分,更是奠定了该歌剧具有了在现代歌剧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地位。

“THE END”是一个关于“终结”和“死亡”的故事,其剧中的台词也证实了这一点。然而“THE END”到底讲述的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即使问一万个人,想得到众口一致的回答恐怕很难。这与冈田利规创作的非常抽象且冗长的文本有很大的关系,同时也是因为这部作品的标签比较少、但信息量却又过于繁复有关系。商业电影和古典歌剧的故事概要中充斥的“标签化”要素在这部作品中非常少,而给人带来的纯粹感官上带来的纯粹的信息量却异常庞大。

该歌剧向观众提供了通过投影仪放大的视觉信息和自由变化的“电音”的听觉信息,使得观众很难把握和辨别舞台上的所有信息,导致大脑中会出现短暂的停止状态,在这个状态下,大脑会努力对眼前的信息进行处理与辨别,从而产生了因人而异的不同版本的故事理解。这在日常生活中也是一种常见的现象,观众会沉浸在与外部刺激短暂脱离的剧场里,按照自己的理解去欣赏这部歌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非常难得的神奇体验。

“THE END”也许并不能使全体观众产生同样的共鸣,这就如同当观众在现实生活中,真实面对这部作品的主题 “终结”或“死亡”主题时,自己的感情和故事也无法与别人共享或交换。也许正是为了让大家能通过这部舞台艺术作品体会到这一点,创作人员才需要制作如此庞大的信息量吧。

观众们在看这部作品的同时,也在面对自己内心里的那份“独一无二”的“终结”和“死亡”。从这一点来说,这部作品的意义绝不仅仅是一部多媒体艺术秀或一场歌剧那么简单。首演后走出场的观众的脸上都呈现出大脑暂时停滞状态下的茫然表情,他们带着大脑内新汲取的充实的信息,一边在内心里细细咀嚼着“终结”和“死亡”的问题,一边推开剧院的门慢慢离去了。这对于观众来说是好是坏姑且不论,能从与大家共享的故事中悟出内心各自不能共享的“故事”,这未尝不是一次很好的体验吧。

如上所述“THE END”虽然是一部向歌剧界乃至整个舞台艺术界投石问路的划时代的作品,但却仅仅只在山口市举行了三场销售一空的公演。能观看到首演的观众自然是幸运的,没有看到的人虽然也可以通过本文了解一些相关信息,但舞台作品的魅力还是需要亲临现场观看才能感受的到。虽然现在具体信息还没有公布,但听说预计将在YCAM之外的地方举行公演,这实在是令人振奋的大好消息。希望大家一定要亲临现场去感受这部“初音未来”与“歌剧”的新型作品。

撰文:神田川双阳


THE END

企划:涩谷庆一郎、冈田利规
共同出演:涩谷庆一郎、冈田利规、YKBX
音乐:涩谷庆一郎
影像:YKBX
舞台美术:重松象平
音响程序设计:evala
VOCALOID软件程序设计:皮诺曹P(Pinocchio P)
技术支持:筒井真佐人
制片人:东市笃宪(A4A)
技术监督:伊藤隆之(YCAM InterLab)
舞台监督:尾崎聪
http://www.ycam.jp/en/index.html

提交评论

Leave a Comment